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文章详情

人物 | 阿米尔·塔基: 战斗在叙利亚的比特币大佬

叙利亚的人间惨剧无需多言。 2011年从镇压游行者引发的内战已经让整个国家分崩离析,在遭受了国内反对派、伊斯兰国、美国、土耳其、俄罗斯的种种干涉之后,阿萨德政权摇摇欲坠,2000万人口已经有逾四分之一沦为难民,数十万人死亡。在美国宣布联合英国和法国对叙利亚进行军事打击后,该国的重蹈伊拉克和利比亚的覆辙似乎只是时间问题。


2018年4月14日,美、英、法对叙利亚目标的定点打击


在无数难民涌向国外的潮流中,仍然有一些逆流而行的勇者,其中有位名叫阿米尔·塔基(Amir Taaki) 的年轻人,他是天才、黑客、著名无政府主义者、暗黑钱包创始人,但他最重要的标签是比特币先驱。在叙利亚遭受战乱的日子里,他与库尔德武装并肩战斗捍卫自己的家园。


塔基戎装照


1988年,塔基出生于伦敦一个伊朗裔家庭。从小学习编程,多次侵入到学校计算机系统,更改了考试成绩,导致被中学开除。在此之后,又被三所不同大学开除。塔基是自学成才,在19岁时已在开源社区圈内颇有地位,被多个技术大会邀请发表演讲。


他因其激进的政治信仰和高超的技能而在比特币世界中著称。2009年在线扑克和赌牌使他第一次接触到了比特币,然后他创立了名叫“Britcoin”的英国比特币交易所,该交易所受到调查之后被迫关闭。这让他对中心化的政府和央行管制恨之入骨,他经常与世界各地的政府发生冲突,其中包括制造难以追查的比特币暗黑钱包以及暗网市场“丝绸之路”。塔基怀疑中央银行可能会为日常使用比特币的愿景提供激烈的竞争。“我们需要将经济重新定位为与生命和人类相关的事物,”他说,“人们的进取心和比特币......是我们用来挑战中央银行权力的工具。

 

作为一位颇有影响力的比特币程序员,他曾经与中本聪进行过联系,和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 Buterin相熟。 2014年,《福布斯》将他列为全球最有前途的30岁以下科技企业家之一。身为亿万富翁的他仍然继续混迹在欧洲社会底层世界,实践自己的政治理想。


 

2015年,塔基似乎从加密货币世界中消失了,有人猜测他去参加了伊斯兰国,因为有很多英国穆斯林家庭的孩子成为了这些恶徒的帮凶。但没人知道他的下落。

 


在库尔德斯坦的战斗

而恰恰相反,塔基在叙利亚北部与土耳其交界的罗亚瓦地区(Rojava)参与了 “叙利亚北部民主联盟”的组织。2014年末,他得知了YPG,这是一个隶属于左派库尔德工人党的武装组织。它在叙利亚内战中,尤其是与伊斯兰国的对抗中留下了深刻烙印。


罗亚瓦的人们正在实践塔基长期以来的无政府主义理想。他遇到的库尔德反叛分子的政治教育印象深刻,随便就能引用了蒲鲁东,巴枯宁等无政府主义者的名言。


塔基读了他们的纲领,其中介绍了如何创建了400多万人的直接民主制,集体主义无政府和妇女平等的原则。因此,当伊斯兰国入侵罗亚瓦并屠杀包括妇女和儿童在内的一百多名平民时,他决定前往那里,希望借助他的技术专长来应对新兴的革命。他的目标是为当地人民创造一个替代性的金融基础设施,从而发展持久的经济。


伊斯兰国攻打库尔德地区


塔基说:“我前往罗亚瓦的主要目标不是因为我反对伊斯兰国,而是因为我支持库尔德人的革命,我支持他们的政治和斗争,这是中东持久和平的唯一解决方案,为了建立一个人民的经济体系,要建立一个去中心化的经济体系,因为禁运,我们没有办法投入资金,所以我们必须创造自己的比特币经济体。它是让人们在国家体系之外自由组织的工具,因为它是一种不受央行控制的货币。

 


百无一用是码农

2015年2月,塔基从马德里飞到伊拉克北部的库尔德城市苏拉马尼亚。当地警察盘问了他,并搜查了他的财物。库尔德山区有世界各国的外国志愿者,甚至很多同性恋权益团体也加入了联盟,他们组成的军事力量名叫国际解放旅。到达营地时,塔基试图向负责的高级官员解释说,他来罗亚瓦是为了提供他的技术技能,而不是去打仗。


YPG海外佣军

 

事实是,他不得不拿起ak47自动步枪,在此之前,他没有受过任何军事训练。 他的第一场战斗开始于基地外的伏击; 在伊斯兰国武装开枪的那一刻,他碰巧回到了基地的后面,因为他的朋友忘记了他的外套。他的部队中的一名士兵死于伏击。另一个莫名其妙地基地厨房里上吊身亡。他还结识了一名年轻的伊朗新兵,后来在一次小规模战斗中跑错了方向被枪杀,部队只能看着他缓缓流血而死。


塔基根本无法确认是否开枪杀死过人。因为敌人太过遥远。美国空军在ISIS阵地上轮番轰炸,圣战组织且战且退,他的部队开着丰田皮卡,推进并占领新领土。他对伊斯兰国的看法通常是在遥远山丘上的黑点。


后来一个名叫Seran的年轻女兵承诺让他退伍并且担任更有用的角色。他被转移到另一个小组里。 后来他了解到,他曾经参加过的30人小组中近三分之一的人在ISIS袭击事件中遇难,其中也包括了Seran。


解甲归田后,他的工作开展很困难,因为当地很少有人了解互联网的重要性,更没有人听说过比特币或者开源软件。最终,领导给了塔基为新兴教育系统设计技术课程的任务。他帮助建立了一个肥料工厂,并协助了一个太阳能研究项目,也教当地人如何使用互联网和开源程序。后来他成为唯一被邀请参加该国经济会议的外国人。


在罗亚瓦生活的时候,塔基觉得西方世界又在吸引着他。他开始关注比特币社区最新的内部冲突。在去年五月,澳大利亚程序员克雷格·赖特(Craig Wright)公开声称是比特币的创造者时,塔基特别恼火,认为他在欺骗。而且塔基认为只有回到英国完成暗黑钱包项目,他才能够帮助罗亚瓦更好地使用比特币作为筹款工具,这将避开美国和欧盟的制裁。


在叙利亚北部民主联盟高层允许下,经过一条曲折的道路,塔基于2016年5月回到伦敦,那时他还以为很快就会重回罗亚瓦。

 

有去无回

然而警方在飞机降落后几分钟登上了飞机,他被戴上手铐,带到英国反恐机构接受审讯。他受到的指控涉及了伊斯兰国,库尔德工人党,还有比特币。塔基在几个月内都处在监视居住状态,需要定期向警方汇报他的动向。


在提交指控之前,塔基表示,不管他的合法命运如何,他都不会后悔去叙利亚。他对幸存下来仍然感到惊讶。“我确定我会死的,”他回忆道。 “把自己称为无政府主义革命者,然后不参加真正的革命。这是才是伪君子。

 

经过密集调查,英国警方最终放弃了对塔基的所有涉嫌指控,塔基获得了完全自由,可以自由进出英国。


塔基回归数字货币世界时,已经不是他当初玩比特币的场景了。它不再是由拥有自由主义信仰的业余爱好者推动的新兴技术,而是有风投支持的创业公司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大游戏。比特币本身正处于一个重要的价格上涨的风口浪尖上,2017年12月它接近2万美元,比塔基上一次离开英国时高出了约20倍。他批评比特币基金会缺乏方向。理想主义者正被机会主义者挫败,那些人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他们不知道他们正试图解决的问题。


 

塔基目前住在巴塞罗那,他在那里设立了一所学校来培训“意识形态黑客”。他希望创建一个致力于“彻底推翻国家体系”的技术专家联盟。学生们将在学院里生活,穿校服,每天早晨6点起床,在开始技术培训之前做家务。该集团将在全球各地设立分会。

 

他心中仍然记挂着叙利亚的库尔德人 ,他在各种会议上传播罗亚瓦的信息,希望那些由于比特币崛起而变得富有的人,给该地区提供经济支持。 在最近巴塞罗那的比特币会议上,他发表演讲:“不管比特币未来如何发展,我们都不应该放弃利用科技来影响社会变革的目标。我们的工作不仅是一项技术工作,而且是一项社会工作。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仅为传播消息之用,不代表矿机之家观点,不构成投资建议!

责任编辑:mumu

已赞+1 已有人赞过
评论

  • 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