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文章详情

去西伯利亚“矿场”潜规则,比特币矿工口述全文

越来越多的人正在加入比特币等数字货币的“挖矿”大军。进入2018年,当国内监管趋严,很多大型矿场开始谋求出海,俄罗斯、挪威、冰岛都是热门候选地。

坐在区块链浑水面前,陆辉安静地讲起了他的“传奇经历”:

“俄罗斯有点乱,买了枪放在车里才稍微踏实点。2000多的枪,再加上1000块钱就能卖给无持枪证的人……”

“之前,新疆和内蒙有招商引资的需求。矿场就直接以云计算、大数据的名义落户到那里,但政府招商主管部门就比较重要,他们认可项目是高科技公司,才能获得大量、稳定、低成本的电力资源。”

让我们惊讶的是,很久之前,挖矿就开始了“资产证券化”——高级的矿工们正尝试把算力拆分,打包成“理财产品”卖给散户,“把我的算力折算成ETH卖掉。比很多理财产品收益都要好!”

不过,随着数字货币价格的集体下跌,矿工们也在发愁。

年初至今,比特币已经暴跌40%。此外以太币ETH报466. 24 美元,24 小时跌超20%,创近三个月新低。




曾被市场叫至30000元多一台的矿机,也在暴跌,目前在厂商官网可以14000元的价格拿货。

算力越来越多,利润越来越薄,“矿难”要来了吗?

“国内监管越来越严,我们去了俄罗斯”

3月14日,区块链浑水在街角的一家咖啡厅,见到了今日故事的主角——矿工陆辉。

不同于区块链追随者经常谈论的信仰、技术革命,他甚至是有些自嘲地对区块链浑水(微信ID:BlockResearch)说道,区块链也有鄙视链,矿工就是鄙视链里的末端,“因为矿工没啥情怀,也不太钻研技术,赚钱是第一位的。”

一切都是为了赚钱。在去除矿工这个身份之后,陆辉还是国内顶级高校的MBA,长期创业人,从事影视行业的工作,但当他开始挖矿之后,才知道100%、300%、400%的年化收益率轻松可得。

他对区块链浑水表示,今年1月,市场开始传国家即将监管,矿工的恐慌还好,只要机器在转,没有断电,就还可以接着挖;但是,一些保护伞,为矿场提供电的人,他们开始恐慌,就不给电了。




这就造成了两个影响。第一,国内电力成本增加,去年一般是每度2.5毛至2.8毛,现在是4毛多,更贵的地方可能已经叫到6毛了;第二,授电方的成本在增加,一恐慌就不愿意卖电了。所以,前端的成本也在增加。

谋求出海挖矿似乎成了共识。据了解,目前主要的出海方向是冰岛、挪威、俄罗斯等地区,此外还包括美国、加拿大,中亚一些国家。这些国家,有的是人口稀少,有的是气温合适,还有的是水电便宜,环境较为安全。

而挣钱的事永远是有人在探路的,陆辉称,目前已经有了专门的服务商,帮矿场将机器转移到国外,“一台机子大概80美元左右,其他的你就不用管了,只要告诉服务商一共有多少机器,他们会帮你做国际物流。”

但正如上述所讲,矿场需要稳定的电力,需要安全的环境,需要有背景支持,要找到合适的地方绝非易事。而据陆辉所讲,他的团队在俄罗斯找合适的地方,已经用了3个月。

“我是通过同学找到俄罗斯有背景的人,相当于国内的官二代。在新西伯利亚找了几个地方,当地的授电部门、当地的黑帮,各种关系都要交代一下。“俄罗斯有点乱,买了枪放在车里才稍微踏实点。2000多的枪,再加上1000块钱就能卖给无持枪证的人……”

陆辉称,他们还有另外一个小分队要去加拿大,因为那边的水电费更便宜,大概1毛8左右。不过,他也坦言,其实很不想出国的,在外面人生地不熟的,万一叫人给欺负了,也没辙。




“所以外围确保安全的资源非常关键,一定要有这种资源,而且不能是你跟我说一下、签个协议就行。矿场用你的电,会涉及基础设施,基础设施的钱可以我掏,但是我们不能掏现金,部署的钱必须是当地供电方来掏,合作方提供地方,或者是卖电,必须让我们看到在做这些事情才行”,陆辉说道。

“甚至合作方也投点钱给我们矿场,一起绑定这个事情。不然的话,还是不安全。随便就几千万投资出去了,你又不是我亲哥亲姐的,过了几个月,随便跟我找个啥事儿,或者随便给我停电,我有什么办法?所以,安全是很重要的事情,而且要确保安全是一个比较难的事情。”

对于他们来说,最理想的挖矿地方是在新疆,但是过去两个月,他所在的矿场已经停电三次,来来回回,“娇贵”的显卡根本经不住。因此,出海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是迫在眉睫的事情。

据陆辉所说,他的团队目前在内蒙有数万台BTC矿机,近万台显卡矿机;云南有三千台,正在向内蒙转移;俄罗斯那边矿场准备弄3万台矿机。

自己挖已过时,现在都是“云挖矿”

如果说矿工处于区块链鄙视链的末端的话,那么拿钱买机器吭哧挖矿的做法,可能是矿圈的初级阶段。

陆辉对区块链浑水(微信ID:BlockResearch)表示,挖矿也有很多商业模式,最初级的就是像他这样,拿钱买来机器,累得要死在那里挖,然后数着多少天回本,每天赚多少钱。

这种挖矿的传统模式,即挖币、赚钱、交电费,剩下的币行情高的时候卖掉。有人是每天挖出来,立刻就卖掉,换成法币,用来回本;另一种人是回本之后就开始屯币,属于有信仰的人;还有一种人,就是连本都不要直接屯币,缺钱的时候就把币卖出去,交点电费。




“这些都是比较LOW的,本质上是重资产投资的生产行为,”陆辉说,在这个基础之上还衍生出很多其他模式。

如果自由度很高,都是自己的矿场,进出都很方便,就可以采取另外一种:当挖矿赚的钱,已经赚到了足够买一批新矿机时,就去订购新的矿机。这时候,矿场不仅可以等币价更高了之后抛掉,还可以等矿机的价格上涨。

据了解,2017年矿机市场狂热,一台比特大陆生产的蚂蚁矿机S9可高达2万多,甚至有商家称,他卖过每台35000元。可如今,比特大陆官方网站上这类矿机跌至了14000元。显然,在数字火币大涨大跌的同时,矿机的价格也成了投机的一部分。

除此之外,陆辉称,挖矿还有一种to C端的商业模式,即把矿场的资源换成云算力送给散户。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仅为传播消息之用,不代表矿机之家观点,不构成投资建议!

责任编辑:mumu

已赞+1 已有人赞过
评论

  • 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