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文章详情

比特币市场风光褪色 四川矿场电价或成倍增长

从2017年开年的1000美元大关到年末的突破2万美元关口,比特币的2017年过得并不平凡。

在经历了年逾20倍的价格涨幅后,比特币价格在年底的最后一周遭遇了40%的暴跌,“蒸发”市值达1250亿美元,并在2018年1月17日终于跌破1万美元。截至本报记者发稿时,Bitstamp平台显示实时价格有小幅回升,现为11192美元。

虽然2017年9月4日人民银行等七部委联合下发了《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吹响了国内对虚拟货币的强监管号角,但持续暴涨的比特币价格仍难灭矿工们的挖矿热情。英国电力资费对比公司PowerCompare的研究表明,比特币挖矿2017年的平均耗电量超过159个国家的年均用电量。

有媒体报道称,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办工作领导小组(下称“互金整治办”)已着手要求各地整治办综合采取电价、土地、税收和环保等措施。“中国监管方关于比特币采取的措施是非常坚决的。”央行副行长潘功胜2017年12月2日出席论坛时公开表示。

伴随着比特币价格的强烈波动和监管的不断趋严,矿场主们显得有些手足无措。一位经营四川矿场的孟姓矿场主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目前四川矿场用电费用在0.5元/度上下,接下来一段时间或将上涨至0.8元/度。而在此之前,即便是在枯水期,四川矿场的电费也不会高于0.5元/度。

价格波动

自2011年比特币进入中国,中国曾是比特币最大的“生产国”和交易市场。进入2017年后,比特币价格一路高歌猛进,从年初的7200元飙升至10月的3万元。即便在2017年9月4日人民银行等七部委联合下发《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要求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立即停止之后,比特币也没有停下涨势。

2017年10月21日,在面对监管重压下,比特币依然先后突破了6000美元和40000人民币(约6043.7美元)大关,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涨幅超50%。而在37天之后的11月27日,比特币接连突破9000美元、9100美元、9200美元、9300美元、9400美元5道关口。彼时迅猛的涨势使得比特币总市值一举超过老牌工业巨头GE(通用电气)和迪斯尼。

比特币突破1万美元的关口发生在北京时间2017年11月29日。根据“coinmarketcap.com”当时数据显示,比特币价格达到10173美元,约合人民币67186元,市值达到1699亿美元。一周之后,美国交易平台GDAX数据显示,比特币盘中升破19000美元至19500美元。终于在2017年12月17日中午,伦敦COE.IO

平台显示比特币美元报价冲上2万美元大关。

并非只有比特币的价格在上涨,所有加密货币的市值总和在2017年11月27日就已突破3000亿美元大关,10种最大的加密货币的价格都大幅上涨。

在达到2017年12月中旬的2万美元和10万人民币峰值后,比特币开始进入持续性暴跌模式。12月20日,国外比特币报价平台Bitfinex和Bitstamp的报价显示价格跌破18000美元关口,而在北京时间12月22日,Bitstamp数据显示比特币连破15000美元、14000美元、13000美元和12000美元四道关口。24小时内跌幅超过24%。

进入2018年,比特币价格在小幅上升之后又步入下跌快车道。1月17日上午Coinbase平台显示比特币交易价格一度低于1万美元。而在当日,以太坊降幅超30%,CoinMarketCap显示市值第三大数字货币瑞波币暴跌46%,价格一度低于1美元。

北京京师律所互联网金融事务部主任左胜高律师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目前比特币价格的暴跌情形在整个互联网金融领域暂时不会造成太大影响。Newton Advisors的马克牛顿也公开声称,尽管比特币价格大幅下跌,但除非跌至近7000美元,否则从技术层面上来看不会对走势造成破坏。

不过,《人民日报》1月3日撰文称,“比特币所谓的优势:稀缺性、保真性、强流动性、透明度以及去中心化等,都只是投机的幌子,根本不可能支撑其过山车一样的涨势,近日的暴跌已经非常说明问题。”

矿场电价收紧

伴随着比特币价格的暴跌,国内对数字货币的监管趋严令以挖矿为生的矿工们感受到了动荡。

“电费涨得太快了,原来三四毛钱(每度电)的电接下来可能要涨到8毛(每度电)。”前述孟姓矿主对本报记者表示。除水电外,新疆、内蒙古等地的火电和能源电也在劫难逃。一位罗姓新疆矿场矿主告诉记者,能源电的价格已经涨到了0.6元/度。

记者了解到,在河北、深圳、广州等地区的多个比特币、比特币账户场外投资者的账户已经被冻结。其中深圳、广州等地被冻结的一部分矿机交易者账户金额超过3亿元,仅目前获悉的河北地区场外交易者冻结账户数量就已经超过30个。而在比特币矿场集中的四川地区已经开始清查,清查工作由互金整治办牵头。

据媒体报道,互金整治办下发文件,要求各地整治办综合采取电价、土地、税收和环保等措施,“引导相关企业有序退出”,并于1月10日前上报目前辖内“挖矿”企业基本情况及引导退出情况。

在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看来,挖矿热情下,巨大的耗电量是矿池的原罪,也是监管机构对虚拟货币挖矿动手的导火索。

2017年11月,Digiconomist发布一组数据显示,当前全球用于比特币“挖矿”所产生的年用电量预计为29.05TWh,即290.5亿度,占全球总电力消耗的0.13%,以国家为单位,排全球第61位。而接近30%的月增速,使得2020年2月的预计占比达到100%,或将耗尽全球电量。而据悉,比特币70%的矿池算力分布在中国。

近来不乏中国矿场出走海外的风声。据媒体报道,拥有世界最大比特币矿池、位于北京的矿机公司比特大陆(Bitmain)正在新加坡建立总部,并在美国和加拿大也拥有采矿业务。1月17日,加拿大魁北克电力公司(Hydro-Québec)发言人Jonathan Cote公开表示,当前已经有超过50家各国“矿场”前来接洽,包括中国企业。

而事实上,多位矿场主向本报记者表示,优惠电价的收紧似乎并未造成矿场的大幅波动。“可能只有四川受到的影响明显一点,我们这里的电价没有变化。”一位云南的段姓矿主称,当地电价不分干、枯水期,全年皆为0.45元/度。另有一位四川矿场的王姓矿主称公司会给予电价补贴,以保证矿机托管量。“虽然电价有明显上涨,但是业务量没有受到太大影响。目前我们在四川的矿场都装满了,一个空位都没有了。”他对记者说。

记者:宿慧娴 道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夏申茶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仅为传播消息之用,不代表矿机之家观点,不构成投资建议!

责任编辑:tianyi

已赞+1 已有人赞过
评论

  • 最新